/ 风物记 | Travel / 13 views

明州寺庙游

宁波在唐宋时称为明州,也是历史上作为江南港口地位最重要的时期,特别是与高丽、日本的贸易文化交流日益丰富。到明代,为避国讳,取“海定则波宁”之意,更名宁波,对外贸易也日渐衰落。直到晚清时期,宁波作为通商口岸重新开放,因此也还留了很多殖民时期的建筑。

上一次去宁波是2017年清明前后,走了保国寺、天一阁、宁波博物馆等地方,印象颇好,后来几次江浙周边游都有朋友提名,无奈疫情三年屡屡因为种种原因搁置,终于趁着3月周末空闲休闲游了一把。

之前鹅的电视剧《三体》就是在宁波取景,看到了熟悉的宁波美术馆、天主教堂,但这次市区基本没去,目的很明确就是逛下古寺庙和休闲游。

据说宁波有“东南佛国”之称,但好像去杭州的时候也看到这么说,大概位于东南,寺庙多一些就可以这么自称吧。深挖起来,宁波确实还有在佛教方面很有底蕴,因为靠近普陀山,佛教文化深入本土,我们在几个寺庙都看到虔诚的本地香客。中国最主要的佛教流派就是禅宗,宁波也不例外,其他还有天台宗、净土宗的影响。

因为路线原因,首先去的是位于东郊的阿育王寺。阿育王寺始建于西晋,是国内少有的以印度孔雀王朝君主阿育王命名的寺庙,据传寺中供奉佛祖释迦穆尼舍利。鉴真东渡日本之前曾在此居住弘法,并携带阿育王寺舍利及铜塔渡海,因此该寺在日本也很有声望。
image-20230402133037015

查地址的时候,我们发现该寺附近有一座古阿育王寺,一时之间不知道哪一座才是真的。后来查到阿育王寺西晋之后搬迁到现址,一直发展到清代,留有唐塔和一些古迹,而这座所谓的古阿育王寺是2000年后在西晋遗址上建成的新寺,古阿育王寺虽然称“古”,但没有任何看头。

image-20230402133134118

阿育王寺虽然几经重修,但目前仍然有非常多可看的历史古迹。在寺庙闲逛比较容易看到的是舍利殿上宋孝宗的御书“妙胜之殿”,走进殿内,抬头可见宋高宗所赐“佛顶光明之塔”。舍利塔是一方铜塔,外有石制塔一座,再上有七宝镶嵌的木塔,属于重檐琉璃顶。

image-20230402135212458

在舍利殿之外的月台有历代碑刻,很容易一晃而过,其中苏轼撰写手书的《宸奎阁碑》最为著名,全称《明州阿育王山广利寺宸奎阁碑》,广利寺即是阿育王寺在宋代的名称。这方碑刻的原石拓本流入日本,已经成为传世孤本,几经收藏家之手,现藏于宫内厅书陵部,也就是皇家藏书机构,几乎已经很少得见。而目前寺内的碑是明代重刻的,并且是依据元代重刻的拓本再次进行的重刻,因此原石拓本在中国本土已经完全流失。

image-20230402133327412

此外,阿育王寺的大雄宝殿还有乾隆所书“觉行俱圆”匾额,宋代张九成书的妙喜泉碑,寺内东塔为仿木构建筑的元代砖塔,均值得一看。

去天童寺就只是顺路,逛完阿育王寺之后,本来打算直接回郑氏十七房的酒店,但看时间还早,且天童寺就在几公里之外,于是决定还是去一去。现在在寺庙周围建有天童寺森林公园,寺庙本身的存在感低了,从公园入口到山门大概走了有15-20分钟,“东南佛国”的照壁应该是后来设立的,从寺庙的旧照中可以看出,原来穿过山门直接可以见到天王殿。

image-20230402141008429

天童寺同样始建于西晋,是佛教禅宗五大名刹之一。天童史上闻名在于其与日本佛教之关系,天童寺被认为是曹洞、临济的祖庭,而这两宗都是日本佛教最大的宗派之一,因此近年来,和日本的交流很多,据说日本曹宗洞有信徒八百万、寺院一万五千座,该宗每年组团来朝拜祖庭。

image-20230402141033253

走到正殿的时候正好见到师父们正在做法事,庄严肃穆的氛围一下就出来了,拍照的时候被一位小姐姐制止,赶紧灰溜溜的跑走。在寺庙内有看到央视斥巨资打造的纪录片《天童寺》在循环播放,应该是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之类的宣传重点。

image-20230402143809907

有意思的是,在寺庙的回廊中有很多上世纪的旧照片,都是天童寺过往的写照。上世纪20年代天童寺法堂,现在改名叫佛殿,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这座佛殿建于崇祯年间,看上去,当下和一百年前一模一样。寺里最古老的应该是一棵唐代的柏树,树龄1250年,见证了寺庙的风风雨雨,仍然屹立不倒。

这次出行住的是宁波开元·郑氏十七房酒店,酒店建在一片颇具规模的明清古村落之中。郑氏十七房是指北方郑氏一族南迁至宁波之后,传六世,分居十七房,现在这里郑氏居民大概仍有上千人。

image-20230402151252961

酒店是一个一个的独栋小别墅,彼此之间相隔甚远,而且晚上村子里黑黢黢的也无所事事,我们吃过晚饭之后就聚在一起看起了《黑暗荣耀》,这一看不得了,哪里都不想去了只想刷剧。我们定的是标准间,看完电视剧半夜回房竟然因为保险丝跳闸停电,于是免费换到了酒店最豪华的别墅套房,一觉好梦到天亮。

开元是浙江本土的酒店集团,在整体的服务标准上和星级酒店还是有所差距,比如说早饭需要排队就蛮奇怪,酒店客服听说我们房间停电竟然不是第一时间派维修师傅来看,虽然酒店餐厅、娱乐一应俱全,但整体感觉只能算是一个低配版的悦榕庄。

吃过早饭继续看了一会《黑暗荣耀》,大家依依不舍的启程前往保国寺。

除了保国寺门票收费20,阿育王寺和天童寺都是免费参观的,这点蛮好,佛教寺庙确实应该免费开放给信众啊。保国寺收费我想是因为它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佛教寺庙,并没有香火传承,现在更多是作为保国寺古建筑博物馆,展示中国古建筑历史、环境和建筑模型展出。

image-20230402153254098

保国寺大殿是中国南方最古老的木构建筑之一,建于北宋,也是宋《营造法式》的重要实例,以“鸟不入,虫不蛀,蜘蛛不结网,灰尘不上梁”闻名。大殿中对于寺庙结构和藻井构造,包括中国其他地方的古建筑介绍都非常完备,因为之前来过所以没有怎么拍照,倒是翻出了7年前的照片对比,寺里的白墙已经明显潮湿变黑,果然建筑保护需要实时关注和修复。

到达宁波的第一顿吃的宁波大众点评排名榜第一的甬上名灶,11点开餐,朋友10点钟去排队堪堪抢到了门边上的最后一桌,来吃的很多都是本地人,也有像我们这样的游客。酱青膏蟹是必点菜,味道是正宗的宁波生腌,口味适中;芋艿扣肉又咸又腻,基本就是吃了一块儿就放弃;葱油海瓜子很嫩很鲜,皮皮虾正常;黄金虾潺不知道是油不好还是怎么,也是吃一块就腻。总的来说不懂为什么这么网红。
这几年好像宁波海鲜逐渐有名起来,上海的甬府晓鲜属于高端商务才吃的起的参观了,类比新荣记。上周去香港,还看到了甬府,据说米其林1星,亚洲50家优选餐厅之一,没去试。
晚饭就在酒店的郑氏小厨吃的,酱青膏蟹比起甬上名灶还差。最后一顿吃的大排档,也就正常。
可能我也对吃的越来越挑了!

澳洲双城之墨尔本 02
澳洲双城之墨尔本 02
澳洲双城之墨尔本 01
澳洲双城之墨尔本 01
西葡游记01 巴塞罗那初印象
西葡游记01 巴塞罗那初印象
正定访古
正定访古

0

  1. This post has no comment y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