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风物记 | Travel

港岛行记

之前合作的一个项目要在HK举办展览,所以3月份去香港呆了几天。时隔5年重返香港,带着一些许久没有出境的忐忑和快乐——香港也是国内,但待遇总是比一般地方要复杂一些——匆匆的办好签注、预定酒店,再一大早起床开始行程,这奠定了此行的基调,以暴走开始以暴走结束。

安检比想象的快速很多,大约是刚放开,大家出境的热情不高,而且周二早班机多是商务人士。清早的日上免税行都关着门,玻璃柜中空空如也,倒像是歇业,周围遗留着过去三年萧瑟的影子。迷迷糊糊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以前几次来港多是深圳、广州陆地方向而来,从未看到原来香港机场需要从海面降落,离海这么近,仿佛要一头栽进海里。

香港的机场欢迎标语对自身定位是亚洲国际都会,现在看来也是有一点落寞。支付宝、微信在香港发展的不错,到处都有广告,而且乘车折扣,比起兑换货币方便的多,如果不是为了交通折扣,不办八达通也完全没问题 。如果是个人出行,进入市区最方便的应该是乘坐巴士,港铁的快速车虽然时间短,但真的也是太贵。

image-20230619233953068

Read more

Posted in: 风物记 | Travel

明州寺庙游

宁波在唐宋时称为明州,也是历史上作为江南港口地位最重要的时期,特别是与高丽、日本的贸易文化交流日益丰富。到明代,为避国讳,取“海定则波宁”之意,更名宁波,对外贸易也日渐衰落。直到晚清时期,宁波作为通商口岸重新开放,因此也还留了很多殖民时期的建筑。

上一次去宁波是2017年清明前后,走了保国寺、天一阁、宁波博物馆等地方,印象颇好,后来几次江浙周边游都有朋友提名,无奈疫情三年屡屡因为种种原因搁置,终于趁着3月周末空闲休闲游了一把。

之前鹅的电视剧《三体》就是在宁波取景,看到了熟悉的宁波美术馆、天主教堂,但这次市区基本没去,目的很明确就是逛下古寺庙和休闲游。

据说宁波有“东南佛国”之称,但好像去杭州的时候也看到这么说,大概位于东南,寺庙多一些就可以这么自称吧。深挖起来,宁波确实还有在佛教方面很有底蕴,因为靠近普陀山,佛教文化深入本土,我们在几个寺庙都看到虔诚的本地香客。中国最主要的佛教流派就是禅宗,宁波也不例外,其他还有天台宗、净土宗的影响。

因为路线原因,首先去的是位于东郊的阿育王寺。阿育王寺始建于西晋,是国内少有的以印度孔雀王朝君主阿育王命名的寺庙,据传寺中供奉佛祖释迦穆尼舍利。鉴真东渡日本之前曾在此居住弘法,并携带阿育王寺舍利及铜塔渡海,因此该寺在日本也很有声望。
image-20230402133037015

Read more

Posted in: 风物记 | Travel

徐州访古记

2月去了徐州,高铁三小时的地方,勉强算是沪上的周边游。“徐州”不算有存在感的城市,上一次出名还是因为著名的、不了了之的“铁链女”事件。因此,我对这个地方的印象挺差的,去完也没有改观。

徐州是中国古代的九州之一,算的上是非常古老的地名之一,但历史上它所涵盖的地域几经变更,在春秋时期可能范围最大,《尚书》记载:“徐,舒也,土气舒缓也。其地东至海,北至岱,南及淮。”整个汉代,徐州都还一直延续着这个地位,特别是它的地理位置是鲁豫皖苏四省的交通要冲,一直被称为兵家的必争之地。直至南北朝之后,徐州的范围就仅限于当今的徐州市一带了。

徐州的辉煌时代在汉代及汉代之前,相传远古时帝尧封颛顼后裔彭祖在此,所以这里别名彭城;到秦汉之际,项羽曾在此建都;而汉高祖刘邦生于沛丰邑中阳里(今丰县,就是“铁链女”那个丰县),故徐州一直以汉文化名城自居。

image-20230306222146942

Read more

Posted in: 风物记 | Travel

西南丝绸古道行

组织超过8人的长途出游已经是第6年,遥想当年不过是几个人吃饭时的拍脑门决定,谁能想到竟也像个事业一样做了这么多年,几年来参与者来来往往,仿佛人生的一个缩影。人生乐事,不过时常有三五好友,不问得失,把酒言欢。

疫情过后,国外游是别想了,去年经过西藏的洗礼,大家对边陲地区也纷纷敬谢不敏,左思右想本团终于开了有史以来第一个休闲团,目的地定在以前去过但没有仔细逛的云南。

虽然是休闲团,但还是忍不住加了一点私货访古,这次选的路线从昆明-大理-保山-腾冲一路走去,实际上与古代的南方丝绸之路的东线部分重合,也就是有名的蜀身毒道的一部分,经“朱提道(五尺道)”到楚雄大理,再转“腾冲道”,沿途穿山越领,民族风情也与内地大不相同。

9/27-9/28 昆明 四季如春的西南中心

旅途的第一站是昆明,之前出差和路过来过两次,据说昆明原本是一个古代民族的称呼,后来才成为一个地名。到了昆明明显能感受到和上海比还是有一点温差,说是四季如春,猛然还觉得有点“春寒料峭”呢!

到酒店一路上见了许多小吃铺,也许因为住的地方位于本地居民区,街边小店一排排人头攒动,随处可见的火锅和米粉,带着浓厚的地域气息。我们上了半天班又折腾一路,也没什么精神去探索美食,在路边随便吃了个晚饭也就结束了一天的行程。

第二天有本地的朋友招待,带我们去吃老滇缅320傣家,据说是超正宗傣味老字号,有几分泰国菜的意思,自然是每道菜的名字都记不住的,而且好像有虫可以吃,我们一桌怂货没有点,但上的菜我吃着总觉得有一种鱼腥草的味道,众人批判是我的错觉,总是不是喜欢的口味。

Read more

Posted in: 人间事 | Work

兼顾诗与远方——文旅融合背景下的研学旅行

一、研学旅行的定义

(一)研学旅行概念综述

研学旅行并不是近两年的新兴概念,1996年吕可风对来华修学旅游的研究是我国最早的相关文献,2013年《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中提出“逐步推行中小学生研学旅行”,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再次提出“支持研学旅行发展”,研学旅行开始正式成为我国旅游发展的方向之一。但综合目前网络文献,可发现相关研究缺乏全面、深入的研究,尚没有形成体系。

(二)研学旅行概念演变

研学一词在国内研究中,曾有“游学”“修学”等表述,但其内涵本质相同。“游学”自古有之,文献记载最早出自《史记》中的“游学博闻”,即通过游达到学的目的,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二者的结合。西方的“游学”也是同样,通过旅游达到教育目的。
在研学的主体上,国内学者的研究多以中小学为主,实际上,学生、年轻人、老年人都可以参与研学,像当下开发的很多历史文化研学旅行,旅游者就往往是青年学术爱好者。
因此,本文参考学者陈非的定义,认为研学旅行是“以提高国民素质为主旨,以一定的修学资源为依托,以特定的旅游产品为载体,以个人的知识研修为目标,以旅游为表现形式的市场化的专项旅游项目”。

Read more

Posted in: 风物记 | Travel

豫章故郡流水游记

五一想着来个休闲游,但没想到全国人民都是这样想的,以至于同比出游人数一下300%,让这趟行程从买车票开始就变得不太休闲。

买车票的时候我们用了各种抢票软件和多买一站、少买一站诸如此类的排列组合,仍然只能买到上海-南昌的这趟车的首站站票,也就是四舍五入站四个小时过去。

而在房间预订上,本来的8人团四间房因为1人咕咕,不得补找了替补团员,随后咕咕者又决定出席变成9人,于是调整一轮房型,紧接着又有2人因为买不到票再次咕咕,变成7人团,再次调整一轮房型。没想到最先咕咕的人又在出发前再次咕咕…订房好像在做运筹学的最优解题目。

Read more

Posted in: 北纬36°04′N | Dairy

青城山春日夜谈记录

一个人过生日需要仪式感,一群人过生日本身就是一种仪式感。
继30岁成人礼之后,仪式感六人组不远千里,齐聚青城山,共同庆祝35岁生日,值得记录一笔。

音频版-关于自洽、年龄焦虑和人生可能性

以下摘录部分夜聊访谈记录:
参与人:April、Lea、Ritto、yiyo、Chris、Shino、Bonnie

Q:35岁跟30岁相比,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A:没有以前拧巴,越来越自洽。
B:35岁觉得人生就这样了,也不会怎么着。
R:30岁之前会觉得一切是美好的,一切都还是可解的,35岁之后唯一的自洽方式,就是不去想这些宏大的问题。

Read more

Posted in: 风物记 | Travel

西行漫记(一)

缘起

环祁连山青海甘肃自驾路线,最早兴起念头还是在2013年10月,驾车走过G30连霍高速河南路段,把唐宋时期的几大古道串联起来,自此爱上了自驾出行。

西北之行再次重提,是某次聚会时候说起一起旅行,大家脑子一热,说走就走。这是我第一次做具体详细的规划,并且预定了准确的行程(并不准)与住宿(预付坑爹),自驾组团漫游。

这次出行叫做西行漫游,是因为虽然路线虽然固定,但旅途散漫自由……

Read more

Posted in: 风物记 | Travel

夜航西飞

从《夜航西飞》这本书中偷了一个题目,讲一讲坐夜航飞机的感受:

坐过很多次夜间飞机,包括不少红眼航班,原因很简单,便宜。

年轻时候无惧熬夜,也曾经敢买二十几小时的硬座火车,直挺挺的一路坐到终点。

夜晚不多的风景在于有时能看到一轮明月挂在空茫的黑暗中,没有繁星点缀。这光当然无法落在客舱中的我的身上。只是黑暗中有一种亘古的超然,伴随着柔和的光线发散,是透过窗户能感受的。

飞机上的风景与火车有很大

Read more

Posted in: 风物记 | Travel

坐绿皮火车要三天两夜。

Q:长假最大的好处是什么?
A:时间长而自由。

Q:长假最令你难受的是什么?
A:时间不够长而且过的飞快。

Q:你还记得第一次国庆长假在做什么吗?(那是1999年)
A:1999年有更重要的事,假期没什么意义。不仅第一次不记得,后面也几乎都不记得,可能每一次都过得很平淡。 目前能清晰回想起来的,留下印象的国庆长假是2011年,和当时的恋人一起去无锡、苏州、上海,满心欢喜而去,在苏州大吵一架摔门

Read mor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