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水上,涣

若不是在豆瓣FM在不经意间放了《火宵の月》,现在的我是万般也无法想起曾经有过这样一段时间,近似疯狂地迷恋着这样的一首曲子。

说是曲子也罢,说是记忆也好。细细流水般地琴声携着一抹地新月挂在天中,莲开,静而初绽,如诗般宁静。白驹过隙,曾经在嬉笑中擦肩而过的光阴在如今回首的时候缀上了记忆的斑点。衬着这样的音乐,轻轻地揭开一页脑海中记下的篇章,唏嘘人生。

前些日子跟张璐说起在海大一呆七年,以后还不知是否会在这里再呆多久。身在,心在,人生最青春的岁月都烙印在了这片不大的地方;心在,人不在,梧桐叶下的校区渐渐地有些冷清,即便是春末夏初时的樱花也未必再有当年的绚烂。后来他对我说,莫唏嘘。

这便是所谓的成长,慢慢放下一些原本你认为对你重要的事情。初生地肉芽硬生生地从身体里钻了出来,会疼,但却是成长。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们变了原先的模样,成了现在的自己。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着实没有任何办法,行走世间,总待为脆弱的肉体找一份坚强的灵魂。

这并非是因为又到了伤感的毕业季,而是心里总是放不下那份对朋友的牵挂与思念。即便我们像星星一样散在了世界的各个角落,即便曾经眼前身边的你们渐渐变成一个个头像与名字,却不曾因此变化什么。那些伴着我轻轻蜕去稚气与青璁的人,谢谢你们赠与我的成长。

轻叹,愁上眉心。我只是在这弦动音柔的曲中念起了遮不住挽不回的流光,我很好,也愿你们一切安好。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