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从小的时候家里就整天说,小孩子不要总是穿新鞋,走老路。 现在新的一年到了,其实生活还是那个样子,繁琐、臃肿的生活,无趣无味。实验做得很是不顺利,外面看来这么光鲜的地方,只有进入到里面,才知道原来真的效率好低。10月因为赶着回青岛而放弃了在宁波大学/海洋与渔业研究院做后期分析的机会回青岛跟满实验室的人挣仪器抢药品,仪器坏了就只能等着修,腐朽不堪的地方,到处散发着一股股的恶臭。 乐乐教给我多少次的急事缓做,永远学不会。 自己急着回来,实验一拖过了一年,杨小姐的六字箴言,自作孽,不可活。 班长换届的事情一拖再拖,大老板找我面谈了多次,很久。我始终没有搞明白大老板的意思,这到底是要讲个啥啊⋯⋯这尿性不是让我今年还接着干吧我勒个去,老子不要读硕士后啊⋯⋯ 文章还在写,似乎有了点感觉,剩下的指标不行就去中科院做好了,在这怕是真的耗不起。 前几天行为艺术一般地把之前朋友写给我的信翻出来看了看,顿时又像被打兴奋剂似的有了向前的动力。25岁过去,最骄傲和开心的,就总有那么几个特别好的朋友,在我难过、难熬的时候给我打打气儿。说得俗点就是那句“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今天”,不是很喜欢说这些,但那几个人,想起来就会很美好。 所以也不是每一双新鞋都要走新的路,跌跌撞撞也没什么,总之能继续向前就好了。挺怕失败的,但又明白自己没什么可担心失去的。该失去的都已失去,留下的,要装到兜里伴我一路前行才好。 至少我的2012,看到的是希望而不是绝望。

貌似人人都是这样的,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每天全是小事。也曾经很纠结、迷茫。但我发现是个人几乎都精力过这种情况。而且生活远远不像自己想的这么简单。现在其实依然是做着小事情,拿着很少的钱,但却感觉好了不少,是心态变了。 以前总觉得既然上了这条道,又不合心意。但是再做什么都完了,可是现在才意识到每一个人都有至少这么几年的青春是用来尝试和选择今后的人生的。所以我给自己两年时间,慢慢地考虑自己想要什么,在这儿的精力能帮助你的心态成长,能帮助你为自己找到一条义无反顾走下去的道路的 无论在哪里,做着什么,有时候是上天的指引,只要精力,对于整个人生来讲,总有好处的。因为人生太长了,眼前的痛苦真的不一定是痛苦,当然眼前的幸福也不一定是幸福。 所以你就再塌下身待一段时间,有时候大脑和心自己会想明白一些事情

昨晚晚上蹲坐在家里的小床上抱着电脑写东西上网跟老米聊天,老米说我跟他一样,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于是年底忐忑不安的小慌乱便有了一丝的慰藉。 这混乱的社会,忙乱的年底,周边的一切变得恍惚又迷离,虽然铭记于心的那句话“一切出现在生命中的人与事物都有它出现的意义“,但至于现在这样的情况我真的是没搞懂,实在是过于抽象。 实验室两年一次的俱乐部聚会这个月中旬开始,贯彻以往大吃三天的精神开始准备。作为实验室学生负责人,我就变成了苦逼组织者。是的是的,要陪着小老板看场地,一看就看到即墨温泉镇去了;要和小老板去谈赞助公司的相关事宜,谈着谈着我就成联络人了;纪念品要印刷制版PS谁会啊!一手指向我⋯⋯;大老板群发一句话晚会事宜就由我牵头组织了;同时要进行实验分析,一个氨基酸前处理做了将近20多天时间长得跟便秘一样急的我直上火,蛋白仪坏了脂肪仪不好,乙醚定了两个月了愣没到,称不准管不够架没有,我去趟宁波回来这地方怎么就成了这么一副尿性;所以,要提,不提就是失职,提了,这活就是你的。 要不断地跟周围的同学沟通,这活分你了,你去吧;那活还容易些,你做;来来来,做这个⋯⋯ 要不断地跟师兄师姐请教,做折线模型分析,SPSS数据分析,制表制图,强装出一副科学家的样子。可是这些好无聊啊,只是在分析出结果的时候才能有一点点成就感让我感受到点什么,好吧,豆瓣音乐台古典频道,一二三走你! Toefl新考位出来了,跟志群一起抢考位,结果这货没充钱,你来干嘛的啊喂!敢把我扔2月你就去死吧⋯⋯顺带说下王院长也要重考,可是重考是因为当时的115分过期了,王院长你是来释放压力的么。话说忙成狗样子,怎么去复习真的要好好计划计划。 总觉得这种摸着石头过河的日子会快些过去,踉踉跄跄地小跑也会有结束的时候不是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值得等待。

做实验快做疯了…… 氨基酸还有各种代谢指标要检测,各种仪器没有,各种设备没有……还要去找青霉素小瓶儿??赶紧给各位大夫护士什么的打电话求救。 饲料的常规指标让小正正和小果帮我测了,阿西吧阿正还是不会啊!!混蛋!抽~ 一过十一点半我的精神状态就开始游离了……飘来飘去的……还是赶紧睡觉的好。 “读完博士就是科学家了吧”Tang问我,好尴尬的问题,我怎么就奔着科学家去了呢。奇怪的人生啊。

今晚临时逃掉了,11点出实验室回宿舍,希望早点回来,泡泡脚,睡觉。 出实验室的时候回头一看,实验室正好有三重门。大门、跟微藻分隔的门、自己实验室的门。是不是很讽刺,三重门,以前看过的韩寒的一本书。 宿舍的舍友在聊天,思路就被打得零零散散。 昨天收到了ZZP帮忙从US邮寄过来的BB9650,很好的样子,广适的制式。本来想烧那个电信153号码的,现在看看是不是也没有必要了呢。麻烦GTNNN姑娘了,还帮我解释了好久什么叫五码什么叫SPC和怎样获得这些。人生就是这样,有得到,有失去,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 昨天也和朋友聊了她男友的事情,聊的我倒是蛮难过的,因为别人的事情难过,也说不上是怎样的情绪了…… 白天又和老板开车去康XX公司开会接触,谈下个月俱乐部聚会的事情,虽然委派给我了好多事情,但是还是希望尽快能够创造环境和搭建班组,否则工作太复杂了。 今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常规最后一项(除蛋白含量)测完,这样短期查阅文献订试剂进行酶活水平检测就可以了,一切顺利,一切顺利。 晚上跟小正正和小魏去吃了小盘鸡,路上无聊把正给绊倒了回来时候无聊把小魏给推草丛里了……我真的是无聊到爆了么,掩饰不住的坏心眼儿啊。 帮庆超带了一批样品,带成琳做了实验,帮人的心情很好,我果然还做不了坏人啊。不像某213,做实验满脑子都是自己。 /摊手 宿舍里搭上无线网络了,刘老大把她的3G卡给我,正好手上有3G路由,air背回来,晚上宿舍也能上网啦。感谢感谢。 日子有开心有不开心,但终归是向好的方向前进,记得《源代码》里的那句话么?“everything will be fine,trust me”

时间太零散,随便写写。 出国的心一直没死,总想着出去,但是感谢各种实验,各种事,“哎呀这么巧地掺和进来。 本着试试看的心理给两个专业里很靠前的学校的大导师写信,随便问了问,结果被当盘菜把消息回到大老板那里了,我原本真的没当回事,就是那么一问。这下被当成盘菜对待,有些吃惊。 跟小老板沟通了下,得到肯定的答复,还是很开心。 感谢默默帮助我的人,我就不提名字了……给了我很多中肯的建议和消息。 公派还是自己申请真的挺纠结的,要尽快把英语解决掉才是。 毕业压力,申请压力,都很重,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最近身体不好,看到也有感冒发烧的,都照顾好自己吧。 总觉得有些太艰难,但是却乐此不疲。 以上

android使用有一段时间,经常被人问起软件推荐,正好给张璐列了个单子,就顺便发上来,以便后面再有同学问。 程序列表并附简要说明: 墨迹天气//  主屏放天气插件 smooth calendar widget //主屏google calendar显示插件 astrid//  主屏待办事件插件 1VPN// VPN工具 aldiko// 类似于ibooks,阅读 菜市场类软件有:电子市场 机锋市场 applanet appstore 四款足够 camera 360 //相机软件 documents to go// office类 dropbox// 云储存,前方有墙 ebay […]

When I am dead                            当我死去时 By Christina Rossetti                     克里斯蒂娜,罗赛蒂 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             当我死去时,我最亲爱的 Sing no sad songs for me               别为我哀歌悲切 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         […]

从宁波出来将近一个月了,经历了又一次的毕业答辩和北京天津一行,来到岙山卫基地呆了好几天,是时候写点什么,包括所见和所想。 使劲地想想,自己到底经历着怎样的生活,期待的未来又是怎样?十年后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和谁,在哪里,做什么?其实我生活的本来目的是和Shao一样,归根于两个字——体验,只是懒得和她说而已。从高中开始,扮演着各种各样的角色,老师、快递员、电脑维修工、伪公务员、小提琴手、农民、工人,对于刚过25岁的我来说,这些并不是很少,或者换句话说,挺赚。 还有一些是想要去做的,去非洲、日本、台北什么的瞎跑一通,做个不怎么清新的文学男青年闷骚一次什么的,开个公司或者小店之类,又或者跑去苹果直营店卖个苹果电脑或进个天才吧什么的。生活总是充满各种的新鲜,让人忍不住狠狠地去嗅着越来越深处的气味。 师妹今天问我,之后会回归正常么?我说换的多了,就不知道原来的正常是什么。就像一个人的面具,戴得久了就会忘记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那么,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人生是一张不可以复刻的光盘,仔细耐心地刻还弄不好就刻爆了。好与坏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可以擦除不可以更改,既成的就是历史,所以既有的生命和机会才显得倍加珍贵不是么? 太晚了,有点小迷糊。以上,愿我和我的朋友都幸福。